中国式家长的三大教育误区:不应太溺爱孩子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5日
       □糖是表扬和鼓励, 是为了适应孩子的天性, 钙是让孩子懂得自强自立, 盐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必须面对的挫折和磨难。这三样东西在教育中是不能丢掉的。孩子们进入学校就像进入一个黑暗的房间。大人要帮他们开灯, 让孩子不再害怕在灯光的指引下勇敢探索。高知大部分家长都是应试教育的赢家, 很多人只看过往的经验, 就连打心眼里不尊重孩子的学校和老师, 在新学年也多了超过两个月。上学的恐慌过后, 出现了一些理性的思考。这个时候, 各种教育理念的讨论会比较多, 比如:中国父母的一些误区(微博), 宠坏孩子的生活, 是留学(微博)或者移民(微博)之后, 你会发现很多热讨论的概念不是新话题, 其中肯定夹杂着一些不规则的理解。都说中国父母着急, 也有人说这是因为中国父母对孩子太重视了。其实, 孩子的爱, 自古就有。
       不过, 很显然, 过去的中国父母并没有那么着急。毕竟, 是一些被视为珍宝的误会, 让家长们累极了。近日, 清华附小(微博)迎来百年校庆。 100年来, 中国的教育经历了反复的变革和反思。一所学校经过 100 年的变化仍然活跃, 其中一些相同的东西必须保留。当大家都指出创新是我们这些年教育的硬伤时, 很多家长, 甚至许多教育工作者也开始向外关注其他更新鲜、更科学、更有趣、更快乐的人的经验。但是当我们将外在的目光向内转回一百年的时候, 我们突然发现, 这些年来我们学到和谈论的很多想法其实都是误解, 而那些不断反思的人, 才是真正的宝藏。把我们从中间慢慢安顿下来的泥潭中拉了出来。世事无常, 教育也不例外。误区一:只给孩子吃糖, 不给钙和盐。如果翻开5到8年前的报纸, 经常能看到减负相关的报道, 主要是说中小学生和家长(微博)负担很重。学业的负担是压倒性的, 这种负担引起的焦虑在父母之间蔓延, 甚至在孩子出生并开始为他未来的学业铺平道路之前。近两年, 报纸上仍时不时能看到“减负”二字, 更多的是国家出台的减负政策。上学时间短, 作业时间短, 数学奥赛被禁, 择校不被允许, 但家长的焦虑并没有因此而减少。为什么?孩子的成长不仅可以有意义, 而且可以有意义。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校长窦桂梅说。清华小学的前身是成立于1915年的诚志学校, 是专为清华教职工子弟设计的。 1937年抗战爆发后, 承志学校随清华大学南迁。在西南联大陷入困境时, 小学的学习从未中断过。那是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孩子现在缺少的就是这种毅力。今天我们讲的是减轻负担, 尊重孩子。但是, 有些父母会给孩子孩子的爱变成了一种宠爱。窦桂梅说道。然而, 许多父母并不知道, 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行为是有科学依据的。我们班的一个孩子几乎每天都迟到, 有时甚至迟到两节课。北京市海淀区一所小学三年级班主任张老师说, 当他找到孩子的父母, 希望家校配合孩子对孩子进行监督时, 没想到妈妈不以为然, 说:“如果他醒不过来, 说明孩子还没睡够。” , 每天早上让孩子这么早学习, 实在是太残忍了, 太不人道了。我们至少要让孩子们睡到他们自然醒来。这是为了让孩子形成规则感和时间感, 良好的习惯会伴随孩子一生。张老师说。近年来, 全社会片面地批评中国教育压抑孩子的天性, 批评中国孩子学习缺乏乐趣。于是有些家长走上了另一个极端, 认为放纵孩子就是对自然的追求。妈妈还找到了学校, 说以后孩子一定会出国留学, 希望学校不要走中国管教儿子的路。孩子的成长需要糖、钙和盐。
       窦桂梅说道。窦桂梅所说的糖应该是表扬、鼓励、适应孩子的天性, 主要是针对低年级的孩子;补钙是让孩子懂得自强自立, 主要针对中年孩子;盐是给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必须面对的挫折和艰辛, 应该在高年级的孩子身上撒上一撮盐。这三件事不能在教育中丢失,

但今天孩子只有糖, 没有钙, 更不用说盐了。窦桂梅说道。清华大学附属小学副校长王令祥说, 现在的孩子普遍缺乏学习动力。事实上, 这种缺乏动力与他们一直泡在糖碗里有关。当孩子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和不断克服困难的能力时,

如何产生学习的内在动力?误区二:学习好的孩子=数学好的孩子。周一汉语、周二英语、周三钢琴、周四休息、周五作文、周六羽毛球、周日奥数的孩子。这是每周放学后五年级学生的另一个时间表。在北京有这样的时间表的孩子不在少数, 有的孩子的时间表甚至比这更丰富。家长们忙着送孩子参加各种培训班。其实,

除了那些功利的想法, 家长们在理解上普遍还有一个误区:觉得不管怎样, 让孩子多学点知识也没错!众所周知, 中文好、数学好、英语好, 不代表孩子学习好。清华大学原副校长谢伟和曾说过, 孩子进了学校, 就像进了一个黑屋子。这间漆黑的屋子, 对他来说, 其实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成年人需要做的就是为他打开灯。 , 让孩子们不再害怕, 在光的指引下勇敢地探索世界。一种方法是为他打开探照灯并显示房子的路径。谢渭河说, 这时候孩子已经不怕了, 可以顺着这道光走。明亮的灯柱往下沉, 而此时的孩子却只敢沿着这条路走, 探照灯外的孩子依旧满是担忧和恐惧。我们也有办法为孩子打开吸顶灯。
       这种吸顶灯虽然没有射灯那么亮, 但可以照亮整个房间。其实小学课程应该给孩子顶灯, 中学只给孩子射灯。谢维和说道。然而, 太多小学生家长怕孩子在学习上遇到问题, 甚至从一年级就送孩子参加各种学科培训班, 甚至更详细:中文也分为阅读、作文、美术它必须分为草图和水粉。殊不知, 父母亲手让孩子成长的道路越来越窄。幸运的是, 现在很多教育专家都意识到了小学课程的整合, 模糊了学科之间的界限, 为孩子们呈现了真实的世界。阻止父母让孩子参加过多的课外班, 并不是阻止父母为孩子的学习而努力。关键是要找到正确的方向。我多么希望我们的老师和家长在看孩子的时候, 不要把他们看成是中国人或数学家, 而是首先看到一个完整的人。
       窦桂梅说道。
       误区三:高知家长=优质家长说北京房价贵, 学区房贡献很大, 而学区房, 尤其是海淀中关村地区最贵。为什么?有这么多父母都是大学教授的孩子, 孩子们一定不会错。这是很多家长为孩子选择圈子的内在逻辑。清华大学附属小学位于清华大学校园内。按照刚才的逻辑,

这里父母应该是最好的。然而, 这样的父母往往会损害孩子的成长。窦桂梅记得, 清华附小举办了戏剧节。一位父亲在百忙之中抽空观看孩子班的话剧表演, 却发现儿子弹着大石头, 台上一句台词也没有, 一个动作也没有。父亲没有看就离开了现场。 .之后, 父亲给老师发短信问:为什么我的孩子要玩石头?老师告诉父亲, 这是孩子自己的选择。爸爸继续质疑老师为什么不给孩子换角色?后来, 孩子向老师转达了父亲对自己的批评:他没用, 既然可以自由选择, 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角色呢?作为一个男孩, 整天拿着剪刀剪纸, 我以后能做什么?能不能选择玩石头, 静静的观察别人的表演, 分享别人的精彩, 不能剪纸, 不能做男孩子的爱好?窦桂梅说, 虽然很多学生家长可以算是高级知识分子, 但他们对教育规律却很无知。高知县的家长大多是应试教育的赢家。他们中的许多人只根据过去的经历, 只关注学习成绩, 甚至打心底里不尊重孩子的学校和孩子的老师。王令祥副校长记得, 开学时很多班都有新老师。一个孩子回家和父母聊天时说, 他班上的新老师是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微博)。没想到, 父母告诉孩子:北师大?一定是二流老师, 以后不能当这样的老师了。事实上, 家长的这种做法, 不仅表现出对教师专业性的一种不尊重, 更破坏了教师在孩子心目中的权威, 不仅不能激励孩子, 更影响孩子的成长。此外, 这也反映了很多高知家长的误区, 认为好的学习就是好的。在清华附小, 很多老师都会这样说:让孩子站在中心。这句话并不是说以孩子为中心, 而是学校教育应该以孩子的发展规律和发展需要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而不是以学校和教师为学校的中心。这同样适用于焦虑的父母。当焦虑的父母急于求医时, 不妨停下来, 让一切回归教育的本源, 思考孩子的成长需求是什么, 研究孩子的成长规律。走路的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