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_红袖天涯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6日
       拜了天地, 拜了高堂, 走遍了所有的婚礼手续,

接受了现场所有人的祝福, 幸福的新娘还没有见过新郎吗? 新娘突然想知道新郎长什么样子, 和她一起快乐地拜了天地拜高堂, 手牵手走过了所有的婚礼手续。 请帮助新娘一起寻找新郎。 尤其是新郎不逃婚, 不逃婚! “咦, 听说你就是今天拜我的新郎?” “是的, 有什么建议吗?” “没什么, 我就是想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你想知道, 就亲自过来看看。” “不, 给我发张照片。” “不, 版权是今天独家授予的。” “……” 文字1 响亮的唢呐以吻划破天际, 声音无限拉长,

高亢而空旷, 穿透云层在浩瀚星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散落大地。 呜呜呜呜, 呼吸声从低到高的方生跟着唢呐, 奏出悠扬悠扬的旋律。 唢呐的声音又变了节奏, 声音欢快清晰。 伴随着越来越热闹的方声, 它颠覆了黑夜的沉寂, 为寂静的蓝天带来欢乐。 鹿园村的男女老少, 提着手电筒, 提着灯笼, 三五成群地冲到了陆家荣家的小院子里。 今天是陆家荣的大日子。 按照村里的规矩, 要在天亮前接媳妇。 村民们暗中来到这里, 生怕错过了这几年难得的盛大婚礼。 鹿园村位于两省交界处, 是一个贫穷落后、偏远的山村。 新娘卢家容, 是从绿源村飞出的金凤凰。 新郎高翔是高家庄的冠军。 他们才华横溢, 美丽动人, 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婚讯一出, 立刻成为村里的美谈。 今天是他们大婚的日子。 附近村子的邻居都来看看这位才貌双全的新娘是如何与大红轿相连的, 也想看看这位有钱有势的新郎是多么的大方。 众人看着热闹的同时, 也在想着以后能抢到多少钱。 乒乒乓乓! 一阵手钹响起, 唢呐方声此刻也系着二胡领带, 更加欢快。 迎客队伍浩浩荡荡, 鱼贯而入, 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行进。 乐队带头, 走在最前面, 后面跟着几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 很有领导风范。 应该是高家吃饭的镇子村子里受人尊敬的人。 那是为了养高家, 也是为了陆家。 紧随其后的是几辆机动三轮车, 都是全新的, 车头灯上系着红色丝绸。 三轮车开得很慢, 发出“砰”的一声。 第一辆三轮车装满了嫁妆, 底座很高, 用红麻绳牢牢地系着。 呸! 繁荣! 砰! 三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在我耳边响起, 紧接着是一阵鞭炮声, 火花四溅, 灰白色的浓雾缓缓升起。 迎宾队已经到了陆家容家门口。 院外人声鼎沸, 狗吠鸡鸣, 夹杂着男女的笑声和责骂声, 夹杂着啃瓜子的声音, 孩子们的喧闹声, 还有前后忙碌的婚礼办事员。冷静的命令声音。 此时, 陆家容躲在隔壁陆娟家的柴房里, 双手捂胸, 心在喉咙里, 就像一只警戒的猎犬, 注视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哦, 嘉容的妈妈, 你真幸运。” “谢谢大家, 大家。” “这条腿能起床吗?” “不用了, 现在你可以自己拄着拐杖走路了。” “人们在喜事中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真是太好了。” “那他姑姑, 我去前门看看那些欢迎亲人的亲人, 没有好的接待才可怕。” “行行行, 你忙, 我忙。去后屋看看我们家容, 不知道我们今天有多美。” “去看看, 看看, 高翔特地从县里雇了个化妆师。” 嘉容妈妈说完哈哈大笑。 陆家容从混沌的声音中隐约看出妈妈的笑声, 心中一沉。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的红色婚纱。 它是由镇上最好的裁缝制作的。 报告的大小是直接制作的。 因为一直生妈妈的气, 今天早上不得已才戴上它。 嗯, 它非常适合。 陆家容忍不住道:“我两年没回家了, 你还知道我的大小。” 母亲哼了一声, 毫不沾沾自喜的说道:“你是我生的, 但如果你十年不回家, 我一摸你的小腰, 就知道你穿的是什么。” “妈妈妈妈!” 是嘉莹妹妹的尖叫声。 陆家容整个人都聪明了, 是时候来了。 这一刻, 她既期待又害怕。 她怕妈妈绝望地尖叫, 怕村民挖三尺找她, 更怕她被发现后被强行抬上轿子。 嘉容身体欠佳, 耳朵都快碰到柴房的泥墙了, 她的心在狂跳, 像是犯了重罪的逃犯。 在它面前, 只有一堵墙。 嘉容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她嘲讽的摸了摸自己, 脖子缩进了红色的外套里, 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
        好像这样会更安全。 冬夜的寒风从木屋墙上的洞里穿过, 弄得我耳朵疼。 妈妈真是一丝不苟, 连一条暖暖的围巾都没有留下。 妈妈正在考虑她的出路。 然而, 她的母亲却低估了嘉容那种母亲般的坚韧和对她气质的坚持。 一墙之隔的屋子里灯火通明, 锣鼓喧天。 这时, 男人们高喊口号, 将笨重的实木嫁妆抬上机动三轮车。 嘉莹姐姐惊恐的叫喊声在这热闹喜庆的气氛中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 “你在喊什么, 孩子?” 妈妈的声音里虽然带着笑意, 但嘉容却能听出其中的惊慌。 母亲再能干, 再厉害, 再聪明, 怕新娘失踪的情况都难以应对。 “佳容的妈妈, 她喜欢八张床。” 过来帮忙的阿姨喊道。 “喂, 是的。她阿姨, 东房柜子里还有四张床。” 嘉容此时从妈妈的声音判断, 妈妈已经在坚持了。 嫁妆已经差不多了, 接下来就是坐上轿子了。 嘉容心里难过,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 她绝不会违背妈妈的意愿, 站在母亲的对面, 将她推到如此尴尬的境地, 面对众多从村外过来帮忙或欢呼的邻居, 她失去了这辈子最在乎的面子。 2 母亲除夕夜, 她从母亲果断的眼神中知道, 她不可能改变主意。 就像十年前一样, 她刚刚考上县里的一所重点高中。 她接过录取通知书, 一遍遍地抚摸着。 她知道她不可能继续上学了。 我姐姐还年轻, 我父亲病得很重。 这个岌岌可危的家是由母亲独自支撑的。 妈妈下地干活回来, 看到坐在院子里痛哭的陆家容。 她轻轻接过手中的通知, 默念了半晌, 坚定的说道:“走吧!走吧。” 陆嘉容惊讶的抬头看着妈妈, 心中刚刚升起的幸福, 看到妈妈满是皱纹的脸, 粗糙黝黑的皮肤, 鬓角若隐若现的白发, 她又悲伤的低下了头。 . 他摇摇头, 从妈妈手里抽出录取通知书:“不行。” 说完, 他把头埋得更低了。 第二天, 妈妈天还没亮就出去了, 晚上天黑了就回家了。 佳容准备晚餐, 正在等待。 妈妈拉出小凳子, 慢慢弯曲双腿, 双手放在腰间慢慢坐下。 “妈, 你怎么了?” “没关系。” 嘉容半夜醒来, 听到妈妈房间里传来一阵痛苦的咕哝声。 嘉容知道妈妈累了, 全身都疼。 实在受不了了, 就贴上了膏药。 做你第二天需要做的任何事情。 妈妈早出晚归, 大概有十天左右。 一个下雨的下午, 她骑着一辆前面没有齿轮、后面没有瓦片的两八杆大自行车, 带着已经泛黄的塑料布冒着大雨回来。 一进屋, 妈妈还没来得及换湿透的衣服, 而是先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用条纹格子手帕紧紧包着的布袋, 缓缓打开, 一看是一个 一卷钱。 最高面值50元依次倒数, 切中要害。 “佳容, 妈妈挣学费了。” 妈妈的眼睛明亮而锐利。 “妈……你先去换衣服吧……” 佳容从妈妈手里接过钱, 一边被雨水打湿,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佳容把妈妈推到里屋, 帮妈妈从床头柜上拿出晾干的衣服。 叹息……妈妈深吸一口气, 脱下湿漉漉的长袍。 嘉容走到妈妈身后, 帮她穿上干衣服。 她看到自己的肩膀又红又肿, 尤其是右肩,

青紫一片。 嘉容抱住妈妈:“妈, 妈, 我不能干活, 不能干活, 别在砖窑干活, 都是男人干的活, 你干不了。” 妈妈笑着转过头:“过两天就好了。” 之后, 嘉容跟着妈妈去砖窑干活, 看到妈妈用手推车把红砖从窑里拉出来, 嘉容就知道妈妈红肿了, 肩膀也没有好转。 干不了重活, 只能帮院子里的砖头, 这是砖窑里最轻松的活儿, 结果落在了家荣年轻的身上, 他撑不下去了一个上午。妈妈让家荣休息一下。 如果她做不到, 就不要做。但她从未停止经过。 嘉容虽然很累, 但坚持每天和妈妈一起去砖窑干活, 山路上来回至少十几公里, 妈妈还有一个会说话的伙伴。 临近开学的一个下午, 窑子早早下班了, 贾荣只是在心里庆幸自己终于可以早点回家和妈妈一起休息了。 但是我妈说很难挤出时间, 别浪费了。 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嘉容进城, 说她买了两件漂亮的衣服给嘉容在县城上学时穿。 嘉荣坐在28号自行车的前杠上, 无言以对, 默默流泪。 “佳容, 你怎么哭了?带你去镇上玩应该很开心吧?” “妈妈, 你累吗?” “你不累吗。” “骗子……我看你走路的时候腿都在发抖。妈妈笑着低下头, “妈妈真的不累。 只要我家家容能上学, 妈妈就开心得不得了。” 家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抬头看着妈妈:“妈妈, 我不要你那么辛苦, 我不能去, 我不能走。” “不行, 我必须走, 我不能让你的未来毁在我手里。” 嘉容抬头看着妈妈, 妈妈也低头看嘉容, 嘉容 看到妈妈眼中坚定的决心, 毫无疑问, 嘉容没想到, 十年后, 妈妈毫无疑问的眼神, 竟然逼着她嫁给高翔。 3 不小心拍了!柴屋走廊上的灯 来了, “咳……咳……” 从这标志性的咳嗽中, 确定是陆娟的父亲, 嘉容往后一缩, 一捆干枯的小松枝从高处滚落, 砸在嘉容的头上。 “哦!”嘉容下意识的痛叫了一声, 随即捂住了嘴巴, 这边有脚步声传来, 嘉容紧张的心都要 跳出他的胸膛。 “上轿!” 司祭大喝一声, 炮弹声四处响起, 唢呐和方声齐声响起。 抢购! 灯灭了。 “哼!再漂亮, 结婚后也不是别人的。咳……咳……”随着脚步声的走开, 嘉容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 他靠在干枯的木头上。 北风从柴屋的木门缝里冲了过来, 嘉容用力裹住了自己的红嫁衣, 重重的摇了摇头, 想要叫醒自己。 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人找她吗? 热闹的婚礼不是因为新娘的失踪而结束吗? 还在轿车上? 谁上了轿车? 是嘉颖吗? 不, 不, 这是不可能的。 不管妈妈要多少面子, 嘉颖都不可能取代她。 花轿上的不是嘉颖? “呵呵……呵呵……”嘉容冷笑一声, 真是天意。 就好像她已经精心策划了半个月的逃生计划, 但就在她即将撞门的时候, 却出事了。 幸好在陆娟的不懈帮助下, 嘉容得以逃到了陆娟家里。 陆娟是嘉容发的妹妹陆夏。 在她很小的时候, 陆娟和嘉容的院子就连在一起了。 大概是在嘉容上高中的时候, 两家为了土地大吵了一架。 嘉容的妈妈脾气暴躁, 一夜之间盖了半堵墙。 早上陆娟父亲看到的时候, 心里很是惭愧。 他白天没有做任何工作, 所以他建立了街区的其余部分。 从此, 山上的干草夹杂着沟壑的粗糙土墙彻底划清两个家庭的界限。 十多年来, 嘉容的母亲再也没有和陆娟的父亲说过一句话。 经过十几年的风雨, 看似不怎么坚固的土墙, 依然屹立在两家人的院子中间。 后来, 陆娟家又盖了新房, 红砖红瓦, 水泥屋顶。 房子的正面还镶嵌着带有图案的白色磁片。 院子也是用剩下的半块砖砌成的, 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绿色水泥。 大门口建了一座又高又宽的门楼。 新房新院一落成, 陆娟的父亲也是一样。 直背走路。 嘉容的妈妈看不到他的骄傲。 趁着家容的暑假, 她用了五天时间, 把自己的土院围起来。 虽然离水泥墙还很远, 但也用实际行动证明, 我们造不出好的墙, 也能造出泥泞的墙。 两家的大人虽然不怎么交流, 但是两家的孩子私下关系还是不错的。 陆娟的妹妹陆夏和嘉容同岁。 从小学到初中, 两人从早到晚都带着手电筒上学。 初中毕业后, 嘉容上了高中, 路夏出去打工了。
        寒暑假和嘉容一起玩的, 是比嘉容小四岁的陆娟。 陆娟性格活泼, 很聪明, 相比于文静老实的陆夏。 陆娟更受她父母的喜欢。 陆娟一直以嘉容为榜样, 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然而, 陆娟却出人意料地高考不及格, 并没有再次通过考试。 陆娟的父亲不同意陆娟的反复学习, 等着陆娟快点。 挣钱给陆娟的弟弟陆行盖新房, 娶妻。 陆娟收拾好行囊, 出国了。 我已经四年没回家了。 陆娟不停地往她家寄钱。 陆娟第三年出去的时候, 陆娟家的红砖平房被拆了, 又重新建了起来。 陆娟父亲那张古铜色的瘦脸, 每天都洋溢着喜悦。 嘉容妈妈看着自己的房子, 还是三间青砖红瓦的大瓦房, 不停地叹息。 嘉莹姐姐打电话告诉已经大学毕业在国外工作两年的嘉容, 妈妈想盖新房。 佳容想了想, 房子还是她父母结婚时盖的老房子, 确实需要翻新。 于是佳容那年春节没有回家, 甚至还找了份兼职。 一年后, 也就是陆娟出去工作四年后, 陆娟第一次回来过年。 一家人用陆娟的钱, 刚好给陆娟的弟弟盖了一栋楼。 陆娟的父亲迫不及待地来到村口迎接陆娟。 陆娟先回家, 嘉容跟着。 两人四年未见, 聊得很开心。 只是陆娟很荣幸能回到家乡, 而新建的二层洋楼是陆娟最好的名片, 也是她能力的象征。 嘉容因为妈妈的腿病恶化, 急忙赶回来。 嘉荣心里没有任何比较。 刚进屋的时候, 他的青砖红瓦土院, 比起陆娟家隔壁的二层洋楼, 镶嵌着亮白的瓦片, 确实显得简陋。 由于两个大人一直没有联系, 陆娟的房子无论怎么翻, 两个院落中间的土墙都没有动过。 陆娟家的院子从外面看很气势, 但一进院子, 就看到三面都是青灰色的水泥墙, 一面光秃秃的。土壤特别不协调。 为了掩饰丑陋, 陆娟的父亲在泥墙边和大楼旁边的临门楼这块地方建了两栋房子。 堆放杂物和柴火的地方, 用几块青色石棉瓦盖住了天花板, 遮雨。 下面的东西很整洁。 庭院经过改造, 整体和谐。 嘉容很佩服陆娟父亲管家的能力。 从树上飘落下来的整齐连续的叶子, 在这片院子里都有自己的家。 4 逃离嘉容的藏身之处就在整齐堆放的木柴后面。 除夕夜和妈妈闹翻后, 妈妈立刻意识到了嘉容的心意, 认为嘉容是要命的。 佳容等不及了, 只好找天天来家里帮忙的陆娟。 陆娟第一次听到嘉容的计划, 又惊又喜, 立即表示要不惜一切帮助嘉容逃走。 第一个预选方案是让陆娟联系镇上的车, 在村口等候。 二是趁年会溜走。 可嘉容却低估了妈妈的防御力。 直到婚礼临近, 嘉容才踏出大门, 每天都被锁在自己的房间里。 没办法, 只好赌大婚的那天。 家容想趁着妈妈接婚宴的时候让陆娟躲起来, 跳上来接他的车子就跑了。 所以当化妆师一大早赶到的时候, 佳容乖乖穿上妈妈早就订好的红裙, 安静的坐在镜子前, 任由化妆师随意抹上油和粉, 然后拉直 她的头发。 母亲以为嘉容认命了, 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陆娟全程守在身边, 化妆师专心致志, 佳容忍不住催促, 化妆师满脸疑惑, 新娘们是不是想慢点更漂亮点? 这位姐姐心地善良, 她要你快点结束休息。 说点什么, 该睡觉了。 化妆师狐疑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女孩, 疑惑更深了。 不过, 手下的动作却是加快了。 既然客户只要求快, 要钱多, 不如赶紧下班睡觉。 化妆师一躺下, 陆娟就给联系人打了电话, 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嘉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换了手机, 继续打电话。 最后, 手机关机了。 “娟, 你付了他多少钱?” “二百。” “这是黑暗的。” “容姐, 我现在该怎么办?” 陆娟着急, 嘉容摇了摇头, 用眼神示意陆娟不要再说了。 然后他指了指化妆师的背影, 道:“姐, 陪我去厕所。” 嘉容踩着陆娟的肩膀, 翻过土墙, 顺着陆娟早就收起来的一根粗木棍滑到了墙上。
        在火葬场。 柴堆的缝隙很小, 一个人可以转身。 柴堆的一侧是成堆的农用工具, 在农忙季节在田间使用。 里面还有一个破旧的滑板车架。 原计划是从柴堆出去, 陆娟打开大门, 嘉容径直上山, 拐到山后的一条小路上, 村口北边。 现在, 嘉容没有办法, 只能待在火堆里, 没有人帮忙。迎宾队呼啸着敲打着, 声音越来越远。 天空越来越亮。 当暖暖的阳光洒在嘉容身上时, 嘉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冻僵了。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集。 吃过早饭, 陆娟的父母就早早的出门了。 陆娟家的门一锁上, 嘉容就松了口气。 刚站起来伸伸懒腰, 陆娟的狗就疯了。 佳容连忙后退, 她不怕狗, 她怕狗的叫声惊动四周。 嘉容从土墙上的小裂缝中看到, 满地的鞭炮纸屑, 包裹着火药的红纸, 就像海浪一样, 随着风的吹拂, 一层一层地升起。 一浪接一浪, 随风飘扬。 这是兴奋过后的寂寞。 嘉容心想, 此时的高翔家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境地? 十里坝村最抢眼的盛大婚礼, 多么奢华又可笑。 她不知道高家发现新娘不是她陆家容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哼, 说不定高翔也会接受。 不管怎样, 他在家里什么都听。 门吱呀一声开了。 嘉荣顿时醒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 西西索索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嘉容下意识的把头埋在怀里, 浑身颤抖, 分不清是冷还是害怕。 “姐姐, 是我。” 陆娟低声说道。 嘉容猛地抬起头:“娟?!” 嘘…… 陆娟食指抵在唇边, 示意佳容静音。 陆娟带着嘉容上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房门反锁, 她松了口气。 嘉容浑身发抖, 一进门, 她就钻进了陆娟厚厚的被子里, 像个不倒翁一样把自己裹了起来, 只露出一个脑袋。 稳稳地坐在陆娟的床上。 “姐姐,

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我不饿, 我不饿, 娟, 告诉我今天早上谁上了大红轿?” “我……我……我不知道。”陆娟低着头。 我失去了一个句子, 我去拿一些食物然后逃跑了。 嘉容在陆娟温暖的床上睡着了。 陆娟用热面条把嘉容叫醒的时候, 嘉容只觉得头晕目眩, 头疼得睁不开眼。 “我可能感冒了。” “来吧, 吃一碗热腾腾的面汤暖和一下。” 嘉容喝了几口热汤, 放下了。 “哎, 吃不下, 感觉肚子在烧。” 陆娟没有强求, “姐姐, 那你睡吧。” 嘉容摇了摇头, 握住了陆娟的手:“娟, 告诉我, 今天早上我走后发生了什么事。” 陆娟低着头, 没有看嘉容的眼睛,

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刚翻墙, 姑姑喊声就来了, 我在厕所里应了一声, 听着脚步声, 她应该是来看她的, 但是有人 外面叫她走。听外面的声音, 应该是喜宴来了。村里的人都想挤进你房间看新娘。我关了灯说你化妆就好了 想睡一会, 化妆师正好躺在你的床上, 大家抬头都不好意思打扰, 没多久, 佳莹进来高兴地说:“我去 来接你。”有人来了, 她冲到床边拉着你, 才发现不对劲。嘉莹一惊, 大声问道:“我姐姐呢? 我赶紧捂住她的嘴, 叫她不要说话。 嘉颖大叫大叫。”姑姑, 姑姑上来的时候, 脸上已经没有血了。 我们关上了门, 阿姨问我, 你去哪儿了? 声音压抑, 尖锐, 还有点沙哑。 我看着姑姑苍白的脸, 很想说实话, 但又怕伤到你。 我硬着头皮说, 你已经取了出租车, 走吧。
        大约半小时。 我以为我姑姑会来打我。 但是阿姨没有。 阿姨摊开, 倒在地上, 双手拼命捂住嘴, 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 我也哭了, 不断重复对不起对不起。 姑姑眼眶通红, 用沙哑的声音问我:“娟, 你要姑姑死吗?” 你想要我做什么? 嫁妆已经上车, 大红轿停在大门口, 十里八村来这么多人招待邻居, 你要我怎么办! ? 有人敲门, 叫了一声。 阿姨擦了擦眼泪,

艰难地站了起来。 我去帮她, 她把我扔了。 阿姨生气地看着我, 你走, 你滚。 被姑姑赶出去了, 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 嘉容紧紧的拉住陆娟的手:“我伤你了。” 陆娟抬眼看了嘉容一眼, 又把目光转向别处:“姐姐, 不管你喜不喜欢, 今天之后你已经是高翔的了。” 新娘。” ““我不是。”今早, 你拜了天地, 拜了高堂。 虽然是姑姑送来的假新娘, 但是是你名下的。”现在八乡都知道你们两个已经结婚了。或者在很多邻居的见证下。嘉容抬头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 苦笑道:“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 叫《太阳下的罪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