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持巨额美债转化为强大战略武器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4日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表示, 在当今世界经济、金融和货币体系中, 有五个现实令人难以置信、困惑、压抑和纠结, 但它们是最重要的。它对各国尤其是中国的国际货币金融战略具有深远而重大的影响。据笔者所知, 美国战略家对这五个事实了如指掌, 深思熟虑, 准备妥当, 而中国学界似乎一无所知, 不知道为什么。我参加过许多会议, 并听到人们直言不讳地谈到缺乏长期战略。我们始终抱有“无事不找事, 有事心平气和”的心态, 或秉持“无事不思, 急于应对”的策略有事的时候用它”。这种说法可能是严厉的, 也可能是夸大的。作者是无知的和未知的。让我们先谈谈五个严酷的现实。第一个现实。尽管有人天天喊着期待“美元下跌”、“美元崩盘”、“美元下跌”, 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 美元的霸权地位空前加强。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统计, 美元在全球储备货币中的占比仍高达65%, 与危机前相比没有下降, 反而有所上升。更重要的是, 自金融危机以来, 美国政府一直处于预算赤字状态:2009年1.6万亿, 2010年1.3万亿, 2011年1.5万亿, 2012年可能超过2.1万亿。在美联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影响下, 各国积累的美元储备一直在一条直线上。上升。据不完全统计, 各国累计美元储备可能已经超过11万亿甚至12万亿美元(由于很多国家不公布其储备的数量和结构, 准确统计几乎是不可能的)。在危机之前, 这个数额还不到 7 万亿美元。
       数万亿美元。在赤字融资和量化宽松的基础上, 通过货币乘数衍生出巨大的美元流动性, 泛滥全球。笔者多次指出, “两国战略”(美元和美军)是美国维护全球霸权总体战略中最重要的两大支柱。美元地位的空间提升, 意味着美国为其全球军事扩张融资和维护全球霸权的能力进一步显着提升。此刻, 美国的全球军事外交战略正在迅速向亚洲转移, 利剑直指中国崛起;中国经济仍保持较快增长, 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加快;欧债危机愈演愈烈, 欧元存亡危在旦夕。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 美元地位的显着提升具有重大的国际战略意义。我曾经为这种奇怪的现象创造了一个术语——“美元悖论”:美元发行越多, 美联储量化宽松越多, 美元相对于实物商品贬值幅度越大, 全球汇率波动越大是的, 而且越是需求越强烈!第二个现实。事实证明, 美元比黄金“更贵”。笔者一再指出,

美元变得比黄金更“贵”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令人惊讶的现象。说美元比黄金“贵”并不意味着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和实物商品(包括黄金)一直在升值, 货币经济意义上的“贵或升值”是一个非常狭隘的概念, 很难描述一种霸权货币对人类货币和金融体系的重要性。美元变得比黄金更“贵”, 这意味着美元成为全球独一无二的避险货币, 美国金融市场成为全球不可替代的避险市场, 美国国债已成为全球投资者最追捧的避险产品。美元比黄金“贵”, 这意味着美国国债收益率降至零甚至为负。这种变化的意义极其深远。这意味着美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为自己的巨额财政赤字、贸易逆差、国际收支逆差和全球军费开支融资, 这意味着全世界无数政府、央行和各类投资者都愿意为美国的预算赤字和军费买单!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曾说过, 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霸权帝国。至少从货币和金融的角度来看, 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超级霸权帝国。第三个现实。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是世界第一大债务国, 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是世界第一大债权国。然而,

债务国与债权国之间的权利义务刚刚颠倒过来, 就变成了“黄世仁求杨白劳”来保护其债权安全。尤其麻烦的是, 最大的债务国和债权国是潜在的最大竞争对手和竞争对手。最奇怪、最不确定、最危险的现实。回想起来, 最大的债务国和债权国要么是盟友, 要么是宗主国和殖民地。人类历史上第一次, 最大的债务国和最大的债权国成为彼此最大的对手!正如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2011年在《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中宣称的那样, 美国“重返亚太”实质上是对中国形成巨大的包围圈, 遏制中国超级大国的崛起, 阻止中国挑战。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遏制中国的巨大包围圈。不仅如此, 正如希拉里在就任国务卿之前所宣称的, 美国遏制中国有两个“隐形战场”。一是货币金融领域。要始终确保美元霸权主导并主导全球货币和金融体系。是石油和战略资源的战场, 要确保“石油美元本位制”完美稳定运行。从本质上讲, 当今的全球货币体系已经演变成“美元本位制”、“美国国债本位制”和“石油资源本位制”三合一的格局, 几乎坚如磐石、不可动摇。例如, 美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拥有绝对控制权, 却拒绝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增资提供一分钱, 并以各种理由反过来要求中国等“穷国”出资。用大量资金扩军备战, 遏制中国。第四现实。世界上最强大、最富有的国家和最大的债务国一直奉行“鞭打债权国或鞭打中国”的政策, 迫使其最大的债权国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继续升值汇率, 鼓励汇率浮动。 2002-2005年, 当美国继续强烈要求人民币升值时, 他们“测算”出人民币升值率或“低估”率为30%。 2005年以来, 人民币名义汇率升值近40%, 但美国政府及其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 人民币汇率仍被“低估”或需要继续升值40% -50%。
       不仅如此, 美国学术界还创造了所谓“全球失衡”理论, 以满足美国政府“鞭打中国”国策的需要。全球失衡首先被定义为美国经常账户和国际收支逆差, 然后将美国经常账户和国际收支逆差归咎于中国低估人民币汇率。
       这似乎合乎逻辑且无可挑剔。美国政府看似“有理有据”, 无所畏惧, 继续向中国施压, 要求人民币迅速大幅升值, 要求中国迅速降低经常项目占GDP的比重.美国人民币汇率战略的实质是利用汇率升值来遏制中国产业和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和国际扩张步伐, 减少或削弱中国制造业在全球市场的份额, 降低中国制造业的发展速度。经济全球扩张, 减缓中国经济扩张步伐。增长率。美国战略家深知, 一个国家的制造业在世界制造业中的比重不断扩大, 一个国家的经济规模(GDP)在全球经济总量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实力, 这个必须提防, 提前谋划。众所周知, 1900年, 美国的工业制造能力和GDP规模首次超过英国, 位居世界第一。这一重大事实和根本性的变化, 当时并没有被很多人注意到。然而, 在不到半个世纪的历史中, 美国赢得了两次世界大战, 迅速夺取了全球金融和货币超级霸权,

迅速成为全球政治和军事超级霸权。 2010年, 当全球媒体报道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 美国著名的《外交》季刊发表了著名战略家的文章, 题为:“此时此刻, GDP比什么都重要。别的!”因此, 美国强烈要求人民币汇率升值浮动。绝对不是为了所谓的政治游戏迎合国内选举, 绝对不是为了减少美国所谓的经常项目赤字(其实美国不用担心收支平衡)国际收支逆差), 而且绝对不是要纠正任何全球失衡(我们想问:全球经济何时平衡?如何定义平衡?), 而是要全面遏制中国制造业的全球扩张步伐工业和中国经济, 全面遏制中国经济增长速度, 全面遏制中国制造业可能将实力和规模转化为货币金融实力的势头和潜力。令人尴尬的是, 中国一些所谓的经济学家对美元霸权体系和全球货币体系的运行机制不了解, 更不去总结日本惨烈的“广场协议”的“计算”。在美国。 , 迅速失去国际扩张能力的惨痛教训然而, 他却“天真”地认为, 美国提出人民币升值的要求是“真诚地”为中国着想, 为中国人民谋福利, 为世界人民谋福利!好在我们的决策者还是比较谨慎的, 没有按照美国战略家和国内“美国”经济学家的预期, 让人民币汇率迅速升值到5、4甚至1。第五现实。尽管全球实体经济和制造业重心逐渐向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转移, 但全球货币金融中心仍牢牢掌握在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手中。控制全球货币和金融中心, 就是控制全球银行和金融体系、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债券市场和衍生金融市场。意味着美国可以通过庞大的国际货币金融市场转移金融危机的负担, 转移全球财富, 控制全球产业链的高端和超额利润, 不惜一切代价。这意味着美国控制了全球价格体系、一般购买力创造体系、财富和资源分配体系。统计数据显示, 截至2011年, 美国海外资产为20.315万亿美元, 负债为22.786万亿美元, 但海外资产回报率至少超过负债成本5个百分点。因为美国海外资产是高收益直接投资,

负债主要是国债和公司债, 收益率极低。尽管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几乎为零。全球资金还在涌入, 相当于全世界免费给美国人钱。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酷的东西?真相就在那里!欧元区和英国仅次于美国。
       欧元区的外国投资产值高达219710亿美元, 负债高达23620万亿美元。英国海外资产高达14539万亿美元, 负债高达14857万亿美元。
       英国的GDP位居世界第七, 但金融业仍位居世界第二, 仅次于美国。难怪法国历史学家布罗代尔总说:货币金融霸权总是很长的!货币金融中心和储备货币地位为美国、欧元区和英国创造的巨大利益, 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就连英国《金融时报》资深评论员沃尔夫也感叹:“作为一个国家,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最大的风险投资公司和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 它不需要任何资本。 “它拥有几乎无限的融资或创造信贷的能力。美元的长期贬值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美国根本没有或没有意愿发起或参与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 从中美之间的经济、货币和金融战略博弈来看, 上述五个现实集中在一个焦点上, 这就是我国如何处理其购买的巨额美国国债。中国能否将其巨额持有的美国国债变成强大的战略武器?至少有四个相关的主要问题:(1)中国能否出售大量的国债来约束和制裁美国?比如当台海危机、南海危机、朝鲜半岛危机爆发时?(2)中国能否抑制美国肆无忌惮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通过出售美国国债, 美国可能被迫同意通过出售美国国债进行改革改变国际货币体系的游戏规则?比如, 放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否决权? (3)中国能否通过减持美国国债来迫使美国向中国开放高科技和直接投资市场?逼美方采取切实措施保障中国在美投资安全? (4)人民币国际化能否为世界创造美元的替代品?美国将如何干预和遏制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如果你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请听下一个细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