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期货易主贵州大数据资本 受子公司巨亏拖累 净利润锐减1017%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4日
       北京报道, 海航期货“易主”事件有新进展。 6月4日, 海航期货发布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收购报告》, 称贵州大数据资本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数据资本”)收购海航期货60%股权以3.18亿元的价格。 , 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经过多年的发展, 虽然期货公司“强者恒强”的发展特点依然明显, 大型期货公司业绩相对稳定, 但中小期货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在去杠杆的背景下, 2018年期货行业受到较大冲击, 行业利润大幅下滑。有期货行业人士表示, 行业整体净利润大幅下滑, 主要是在强监管下, 创新业务和资管业务受到较大影响,

传统经纪手续费业务持续下滑, 风险管理子公司仍处于不赚钱的阶段。 60%股权估值3.18亿元 6月4日, 海航期货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发布《收购报告》。报告称, 根据2018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金额、期货牌照价值等因素, 确定海航期货总价值为5.3亿元人民币。大数据资本将以自有资金支付现金收购海航期货股东长江租赁持有的共计3亿股标的股, 占海航期货总股本的60%, 交易金额3.18亿元。大数据资本将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据企查查介绍, 大数据资本成立于2014年, 所属行业为软件和信息技术。信息技术服务业, 业务范围包括大数据维护与分析;股权交易;股权投资;信息咨询和投资咨询服务;物业管理, 物业租赁。大数据资本表示, 本次收购旨在优化公司金融产业链, 立足于产业发展战略需求, 基于公司对期货及衍生品交易市场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和对未来发展的坚定信心。期货业长期健康发展。期货行业人士王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其实, 这笔收购在业内早已传闻。当时认为永安期货和海航期货会发生变化, 因为两家期货公司同时发布公告。
        3月13日,

永安期货发布公告称, 因存在“尚无先例或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重大事项, 需向相关部门进行政策咨询和方案论证”, 为避免公司股价出现异常波动, 公司股价已于3月14日起暂停转让, 预计不迟于6月13日恢复股权转让。一天后, 3月14日, 海航期货发布公告称, 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鉴于这些事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为避免公司股价出现异常波动, 公司自3月15日起暂停股票转让, 暂停恢复。最晚的转会截止日期是6月14日, 两家公司“非常默契”选择相继停牌, 不得不让业界深思。不过, 某期货公司高管曲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今年3月份我们也在关注这两家公司的公告, 但当时我们觉得这两家期货公司没有从数量和涉及的具体业务来看, 一般不存在合并的可能, 但两家公司的停牌时间确实让人联想到彼此。事实上, 海航期货早在一年前就开始寻找合适的买家, 直到今天才取得了一些实质性进展。曲总指出, 今年年初海航期货所有者的变更, 引发了业内的诸多猜测。本次出售股份还与年初控股股东长江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租赁”)1.5亿股全部解禁有关。 2月25日, 海航期货发布股权质押解除公告称, 公司于2月21日收到股东长江租赁的通知, 长江租赁向焦作中旅银行质押1.5亿股股份, 于 2018 年 1 月 16 日, 股份(均为无限售条件股份, 占公司总股本的 30%)已全部解除质押。截至目前, 股东长江租赁持有的质押状态公司股份总数为30, 362万股(均为无限售条件股份), 质押人为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净利润同比下降1017.35%。子公司的巨额亏损。中国期货业协会数据显示, 2018年期货行业整体净利润12.99亿元, 较2017年的79.45亿元下降83.65%;收入比 2017 年下降 4.72%;累计实现行业手续费收入132.41亿元, 同比下降9.25%。
       事实上,

受期货行业整体营收下滑的影响, 海航期货的营收情况也不乐观。 2018年年报显示, 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4.27亿元, 同比下降95.61%;营业利润-7109.13万元,

同比下降753.2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78.4万元, 同比下降1017.35%。此前业绩快报显示, 2018年实现净利润444.32万元, 同比下降44.76%。据期货行业人士透露, 海航期货2018年营收表现差距如此之大, 可能与其旗下风险管理子公司有关。在 2018 年度财务报表审计中, 本着审慎原则, 注册会计师将子公司木盛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对上海精坤实业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 7, 901.73 万元评估为单项重大应收账款, 并要求公司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导致公司合并利润大幅减少。那么, 为什么要计提7000万多应收账款的坏账呢?这要从2017年的电解铜买卖说起。
       记者还找到了海航期货关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全资子公司诉讼进展情况的公告。公告显示, 牧盛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牧盛投资”)与被告上海精坤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精坤”), 于2017年8月18日、2018年2月13日签订非标仓单(电捷通)仓单服务合作框架协议及补充协议, 约定双方合作开展购销业务相关事宜。根据上述协议, 双方分别于2017年8月18日和21日签订了《电解铜购销合同》。合同数量分别为850吨和800吨电解铜, 金额分别为43014250.00元和40668000.00元。牧盛投资已按约定向被告一交付电解铜。根据《电解铜购销合同》, 被告一必须在木盛投资交割后180日内以现金全额支付木盛投资。
       然而, 出人意料的是, 在规定的时间内, 上海精坤实业并未按照约定向牧盛投资全额支付款项。经过多轮诉讼, 截至目前, 景坤实业仍欠7000万元以上的违约金和600万违约金。截至目前, 被告尚有欠款76, 417, 400.13元。根据双方协议, 第一被告需向牧盛投资支付600万元违约金。由于被告上海景坤尚未结清货款, 木盛投资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并于2018年4月4日收到《案件受理通知书》。此后, 海航期货也表示在其年报中, 公司2018年的收入和利润出现了比较大的下滑。主要原因如下:在金融业新的监管环境下, 子公司牧盛投资主动对风险管理业务进行结构调整。 , 完善仓单业务和现货贸易业务为提高风险管理业务的安全性, 降低流动性风险, 业务对象由以往的大宗商品非标准仓单调整为期货标准仓单。上述调整导致子公司营业收入由2017年的96.41亿元下降至2018年的3.52亿元;同时, 由于业务转型期业务模式不成熟, 公司全额应收上海精坤实业7, 901.73万元。因计提坏账准备等原因, 子公司净利润从2017年的45.03万元下降至2018年的-8164.25万元。记者就应计亏损情况及相关问题向该公司发送了采访函和电话。诉讼, 但截至发稿时, 尚未收到任何答复。值得注意的是, 近期遭遇经营困难的不仅是海航期货, 海航集团及旗下子公司也多次卷入信托计划还款违约事件。海航创新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创新”)因主营业务九龙避暑山庄项目延期被湖南信托等起诉。 2019年2月, 中江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江信托”)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海航生态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海航集团150资产万元。江西高院于3月裁定冻结。此外, 在“海航集团”企业中, 海航旅游、海航基础设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海航基础设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均因筹资问题卷入诉讼纠纷。编辑:刘春艳 主编:陈峰